读后感

谈写作 | 如果写作不赚钱,你还写吗?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结束了6年在国内的派驻期,18年我和家人一起回到了欧洲。

辞掉国内央企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心里多有不舍。考虑辞职那段心理斗争期是靠我的写作梦度过的:设想着回到欧洲之后,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写东西,带孩子。

一个人从小的热爱就像一颗种子一样,一旦种下了,有机会赋予它一点点阳光雨露都会发芽生长。对文字的热爱,就是我从小种下的那颗种子。爸爸经常会提起我2岁时候的一个回忆。那个时候我刚学会说话不久,一次电视里在转播过年的烟花爆竹的场景(那个年代还允许放炮),我睁着大大的眼睛说了一句:哇,五彩缤纷!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已经开始懂得用成语了。爸爸每次提起这件事情都说,我应该去当个作家什么的。

然而年少出国留学,十几年来用外语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经历,让我基本上对中文写作生疏了。少年时代的一点点成绩都在日常的生活压力下被渐渐碾轧成了远去的“历史”。

重新捡起,谈何容易?

于是,从今年初,我开启了每日奋力写作和大量阅读的模式。

从上周开始,在各个可能被“发现”的角落每日写一篇。几天过去了,除了一个公众号的编辑找到我,目前还没有任何起色。时间当然很短,我告诉自己,坚持就会有好的结果。

然而同时,我也在地考虑另一个问题:想要靠写作赚钱的人如此之多,不想靠“旁门左道”,只想写最真实的自己,用自己最擅长的文体(经常有建议类的文章说,写故事最好赚钱,而我偏偏最不擅长的就是故事体裁),如果赚不到钱,我还坚持写吗?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思考的过程会拔出一连串与人生走向,时间与精力的分配,人活着为什么这样非常大的命题。

如果你也处在差不多的情况中,我也请你花2秒钟问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首先我问自己,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目前给到自己的答案是以下三个方面:


1. 享受

在上学的阶段,最喜欢我的总是语文老师,语文成绩也从来没有给我找过麻烦。记得有一次语文考试,最后面作文的体裁是散文,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到了要求的篇幅。正要交卷子的时候发现旁边那个数学成绩很好的男孩子正在抓耳挠腮,一副别人在天堂,他准备下地狱的神情。

那一次,我终于为我数学成绩不好而松了口气。

培养一个孩子兴趣爱好的最好方法莫过于去观察他擅长的事情。我对于文字的热爱,源自于这种自小乐在其中的感觉。我不觉得写作文是件很复杂很让人抓狂的事情,相反,当我对一个命题感兴趣的时候,时常落笔有词,是一个非常自然而然的过程。


2. 渴望倾诉与交流

相信每一个喜欢写作的人对于倾诉与交流都有着深层次的渴望,区别只在于所适合的不同题材和不同领域。通过文字,我渴望将我内心最深刻的情感表达出来,讲给懂我的人听,如果能得一两个知己,哪怕在很微小的点能够产生一定程度上的共鸣,那便是人生一大幸事。

记得10年前在巴黎勤工俭学的时候,有一个日本姑娘经常到我工作的餐馆里来吃晚饭,她的名字叫杏子。起初我以为她是个中国人,杏子的五官和发型像极了我印象里很知性的江南女子。了解后发现她外表严肃,其实是个逗比。那个时候杏子的法语水平是在不怎么样,因为同样还在起步阶段的我担任了她的法语老师。但是两个人就是这样蹩着聊中日历史,聊法国美女,聊寿司,聊音乐。后来我离开那家餐馆,她也回了日本,我们保持每年书信往来1-2次,每次她都寄给我一张非常精美的折叠明信片,恨不得把一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

我们就这么一直保持了很多年的书信往来。我们深刻地交流了很多东西,大到中日友好进程,小到吃吃喝喝,东洋半岛的细碎生活。这是个让人很暖心的故事,而这份持续了这么多年的跨国友谊就是以文字为载体,在与她的每次的长篇大论中,我的法语写作水平得到了长足的长进。

写作能够让我实现与更多的人交流与互相倾诉。这是我热爱文字的第二个原因。


3. 价值观的传递

村上春树在他获得以色列文学奖的时候的获奖感言说:(我写小说的理由),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就是让人的个人灵魂浮于水面,沐浴光照。为了不让我们的灵魂被体制禁锢和贬损,所以始终投去光亮,敲响警钟,我坚信这才是故事的使命。每个作者,出名的,或者还在默默耕耘的都希望将自己价值观的某一部分传递出去,以此与所处的社会达成共识,或者引发思考。

我渴望将我身上的有限的光和热传递出去,将我尚且非常有限的人生经历和思考,用美好的文字或者故事讲给你听;更加渴望能够得到有类似经历的你哪怕一点点的反馈,那都将是莫大的欣慰。

所以,对我而言,写作无关生计,只为心。

当一个人没有了热爱,做咸鱼都会嫌翻身累。

图片来源:作者:oybhuiac咸鱼日常 http://www.zcool.com.cn/work/ZMjQ4NzE1OTI=/1.html

所以,对于我自己提给自己的问题:如果写作不赚钱,我还写吗?我的答案当然是:当然写!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谈写作 | 如果写作不赚钱,你还写吗?
0

我的十六岁

上一篇

不问即不知:李商隐《七绝·题武夷》解读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