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红楼梦》读书笔记之:李纨的洞察力与才情

(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王煕凤的精明张扬,也没有宝钗、黛玉、探春等姐妹们的傲人才气,李纨被看做是红楼十二钗中最没有色彩的一个。纨,本身便有“素”的意思,她的名字似乎预示着她的命运:青春寡居,只能终身素服;身处“膏粱锦绣”之中,却“如同槁木死灰一般”。

“膏梁锦绣”与“槁木死灰”,这两个对比强烈的词正是李纨的真实生活写照:出身金陵名宦之家,又嫁到了“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豪门贾府,正当二十岁出头的妙龄,丈夫却不幸早夭,青春从此枯萎,纵有“膏粱锦绣”的外部世界,也温暖不了已成“槁木死灰”的内心。

只是,素服,对外事一概不闻不问,唯知侍亲养子,陪侍小姑针黹诵读等等,不过是寡嫂李纨克守的本分而已。作为荣国府的长孙媳妇,国子监祭酒的女儿,李纨自有她被很多人所忽视的精彩和不凡,这便是:她独到的洞察力和才情。

第三十九回的螃蟹宴上,主子丫头们吃螃蟹喝酒好不热闹,大概是喝了一点酒,又是吃螃蟹,平日里并不出风头的李纨似乎要比以往放肆一些,先是拉着平儿按着不让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打趣平儿,又对贾府的几个管事大丫头鸳鸯、袭人做了一番评价,来看看她都是怎么说的:

李纨揽着平儿,笑道:“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个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做奶奶太太看?”

平儿一边吃喝的时候,李纨摸到平儿身上有硬硬的东西,便问是什么?平儿说:“是钥匙”,李纨便说:

“有什么要紧的东西怕人偷了去,这么带在身上?我成日家和人说:有个唐僧出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着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还要这钥匙做什么?”

接下来又说到鸳鸯,李纨又说:

“大小都有个天理。譬如老太太屋里,要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从太太起,那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他现敢驳回,偏老太太只听他一人的话。老太太的那些穿的带的,别人不记得,他都记得;要不是他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况且他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上好话儿,还倒不倚势欺人的。”

之后,又说到袭人,李纨指着宝玉道:

“这一个小爷屋里,要不是袭人,你们度量到个什么田地?凤丫头就是个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顶。他不是有这个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后两句,像是又说回了平儿)

这一番话是李纨以“主子”身份对贾府几个体面大丫头的评价,平儿的得力、鸳鸯的忠心,袭人的周全,李纨对她们的评价中肯、准确,比喻又特别地形象贴切,眼力和口才可见一斑,特别是评价鸳鸯的这句话:“要不是他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看似不经意的一句,信息量却足够大,也足够重磅:贾府各房各室勾心斗角、上下里外的人际关系复杂,贾母做为贾府位高权重的大家长,明面上众星捧月,儿孙绕膝,尽享天伦,暗地里却常被口蜜腹剑的小人算计蒙蔽。李纨表面上对家事不闻不问,却能在借褒扬鸳鸯的话里将这一家族现状点出来,可见李纨的洞察力是不一般的。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单从李纨对平儿等几个体面丫头的评价说明她的洞察力,似乎并不那么有说服力,那么在第四十五回里,李纨对凤姐的一番贬损嗔骂则显得非同寻常了。这一回,因为诗社请“监社御史”一事,李纨带领众姐妹来找凤姐,凤姐说了一通打趣李纨的话,来看看李纨是如何反击的:

李纨笑道:“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他就说了两车无赖的话。真真泥腿光棍,专会打细算盘,分金掰两的!你这个东西,亏了还托生在诗书仕宦人家做小姐,又是这么出嫁了,还是这么着;要生在贫寒小门小户人家,做了小子丫头,还不知怎么下作呢天下人都叫你算计去了!昨还打平儿,亏你伸的出手来!那黄汤难道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气的我只要替平儿打抱不平。忖夺了半日,好容狗长尾巴尖的好日子,又怕老太太心里不受用,因此没来,究竟气还不平。你今儿倒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还不要呢!你们两个,很该换一个过儿才是!”说的众人都笑了。

凤姐这样的厉害人物,掌握管家大权,会讨老太太、太太欢心,又让下人们惧怕,当红辣子鸡,贾府上下谁人敢惹?李纨敢这样贬损凤姐,不怕凤姐恼吗?当然不会,李纨和凤姐是妯娌,李纨是长孙媳妇,论辈要长于凤姐,大嫂子教训弟媳无可厚非;再者,李纨说得确实也是事实,特别是凤姐生日那天闹的那档子事,平儿受了不小的委屈,凤姐对平儿本身也理亏,李纨也趁机替平儿出这口气,痛快地将凤姐骂了一顿。

李纨骂凤姐的这段话,其实分析一下还是蛮有深意的,作为荣国府的长孙媳妇,按理应该是由李纨来管家,但并不是,管家的是凤姐,至于为什么不是李纨而是凤姐管家,书中并未交待缘故,是李纨没有管家的才能吗?倒也未必。在后面的五十五、五十六回,凤姐生病期间,由李纨、探春、宝钗三人联合管家,虽然重点是写探春的理家才能,但从其中过程的描述中,也能看出,李纨也是有一定的管家才能的,只是相对凤姐、探春来说,并不突出罢了,这大概也是性格始然吧,李纨的性格中缺少凤姐和探春的强硬,而强硬往往是一个优秀管理者的必备素质。

不过,我以为,李纨没有管家,也正是她的聪明之处。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家族,丈夫早亡,儿子尚幼,寡妇孤母的生存环境着实险恶,能平平稳稳地将儿子抚养成人,将来获取了功名,母以子贵,也好告慰逝去的夫君,这一生便无憾了。至于管家,还是让那个对权力和金钱无比热衷的、九省统制的女儿凤丫头去做吧!避开锋芒,藏拙守份,远离是非,才是长久的生存之道,这一点李纨看得很清楚。李纨父亲的名字叫“李守中”,“守中”二字,大概也是李纨的父亲自小灌输给她的人生哲学吧!或许正是这种人生哲学,使得她很早便开始从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分析、评价,洞察力由此而来。

(图片来自网络)

至于李纨的才情,虽然书中着墨不多,但从一些细节也能感觉到一二,比如前面说过的李纨对平儿等诸人的评价,可以看得出李纨有着不俗的口才;探春组织诗社,李纨积极响应,并自告奋勇当社长,又任命了迎春、惜春做副社长,安排任务,起雅号,立规矩,又拉了凤姐的赞助,完全一套现代企业管理的套路嘛:建立组织机构、赋予职责、提供资源、建立章程,还有奖惩机制……在大观园起诗社的过程中,李纨充分展示了她的组织才能:自任社长,又让不太会做诗的迎春、惜春任副社长,她负责做公道,迎春、惜春一个限韵,一个监场,探春、宝钗、黛玉、宝玉只负责写诗,安排可谓巧妙,怪不得探春会说:“好好的我起了个主意,倒请了你们三个管起我来了。”

李纨虽不太会做诗,但会鉴赏,这一点也是大家公认的,宝玉是这样说的:“稻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就评阅优劣,我们都服的。”第一次诗社活动做海棠诗,看完探春、宝钗和宝玉的诗后,黛玉的诗最后出来,一出来就让人惊艳: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大家看了都叫好,要推黛玉的诗为上。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不人云亦云,评价客观公正,让人心服口服,李宫裁的名号也不是白起的。

第五十回,大伙在芦雪庵赏雪联句,兴致极高,李纨也联了两句,并及时收了尾,因为正如她所说:“够了,够了。虽没作完了韵,賸的字若生扭用了,倒不好了。”后面大家一起评谁联的诗如何时,宝玉又垫了底,接下来有一个细节挺有趣:

李纨笑道:“逐句评去都还一气,只是宝玉又落了第了。”宝玉笑道:“我原不会联句,只好担待我罢。”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

之前分析了李纨是一个看人很准,品鉴能力很高的人,她不喜欢妙玉。(还记得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在栊翠庵喝茶那一回吗?妙玉的分别心显然不是一个出家人应有的,不少人因此而讨厌妙玉。)李纨也知道妙玉对宝玉有不同寻常的好感,所以罚宝玉去妙玉处讨红梅。

是不是感觉李纨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呢?表面上不闻不问,其实内心非常清楚明白,未亡人的身份,道德的桎梏将她的洞察力和才情掩盖在“槁木死灰”的表象下,令人着实可叹、可惜。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红楼梦》读书笔记之:李纨的洞察力与才情
0

我也有过抑郁,想过自杀,但我还是要活下去

上一篇

读《创意,是一笔灵魂交易》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