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探寻百年故事『前世今生』

有的梦,清晨,在天边泛起的肚白中烟消云散;有的梦,是满目的愁容,一生执念。

      我的姥爷今年84岁了,从我有意识开始,就跟随姥爷姥姥生活,直至初三,由于备考重点高中被父母接回。于我而言,姥爷更像是父亲,陪伴了整个童年,在我自卑又孤独的岁月里带来了无数欢愉。

      小时候,总是听到姥爷讲小时候的事情。姥爷是经历过抗日战争时期的人,虽然年纪尚小,他却清楚的记得家中有一把玉壶被汉奸抢走的场景,他牵着毛驴在田地奔跑躲藏日军的样子……我无法想象姥爷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农民,在那个年代都经历了什么,但是我想,家庭贫寒、缺失父亲的他一定过得特别辛苦。

      尤其当他讲到自己身世的时候,短短几句话,总会让我感受到十分酸楚。姥爷十来岁的时候,他的外公嗜赌成性,经常向其父亲要钱,父亲一次准备了一次假支票,被发现后,父亲被其外公怒骂而走,后经波折下落不明。母亲二十几年后由于病症,在手术台上被切开肚子的那一刻,刚好碰到停电,由于当时医疗水平有限,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最爱自己的人离开。

      从前,我只是以为姥爷这是在想念他的家人,也就当故事听听而已,未做他想。

      前几天回家,妈妈说姥爷最近经常念叨自己的爸爸,他的原话是“我爸原来在天津的自行车厂工作,我姥爷家没有儿子,想让我爸当他儿子,总是跟我爸要钱。后来我爸给了他一张假支票,姥爷就骂他再回来打断腿,爸就吓得没有回来。听说他去了上海,后来他还来接过我和我妈,都坐上马车要去火车站了,姥爷就追着骂我妈,妈一气之下就不去了,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爸了,后来姑说我爸失踪了”。

    这些话姥爷以前总是说,以前跟舅舅说,跟姨妈说,跟妈妈说,跟表哥说,跟我说,跟弟弟说。我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些事了,他重新提起,我知道,姥爷是想知道什么,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也是他的一个未完成的梦。原来儿子不理,孙子不理,家人不理,他现在84岁了,他想抱有希望却又怕到头来无人理会一场空。

      经跟妈妈商议,我们决定要帮姥爷找寻太姥爷的相关事迹!太姥爷早已不在人间,但我们想他一定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活了多久、葬在哪里、有没有再娶、是否有兄弟姐妹………闹饥荒的时候,姥爷一家去了东北谋生,过了几年再回来的时候,他的母亲、我太姥姥的坟地找寻不见,姥爷经常背着馒头走大半日去寻找太姥姥的尸骨,寻了半年无疾而终,以至于现在坟地里埋得也只是一块排位而已。妈妈跟我说,姥爷一辈子想要的圆满,他都没有实现,我们要抓紧实现,就算姥爷因为知道事情经过,激动离去,也不能让老人家有遗憾,哪怕只是探寻了一点点信息。

      我们将姥爷接来仔细询问,由于时间太久,很多记忆已经回忆不起来,当时与太姥爷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后代,家谱中也未记载完全。母亲凭着这二十几年相关的记忆,开始忙着像上一辈甚至上两倍的人探寻……

      现阶段搜集的信息是:太姥爷名叫李洪喜,他的亲哥哥叫做李洪周,均居住上海,洪周太姥爷其下有多个子嗣,其中一个儿子名叫李金路,大概在1960年左右做外交,经常前往北京开会,精通六国语言。太姥爷李洪喜1950年左右时,居住上海大锣天大楼附近。

    信息很难搜集,也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我跟母亲仍然会继续调查下去,不管经历了几代人,只要肯追踪,总会有收获,哪怕只有一点点消息,都是对老人的安慰。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探寻百年故事『前世今生』
0

探春不愧是“玫瑰花”,王熙凤对她无可奈何!不过她却值得点赞!

上一篇

【画心】黑与白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