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虚假恋人

西子在A市的街道上漫无目的、悠悠然然地走着,拖着一个中型的行李箱,她希望在A市找到一份假期的工作。

这个寒假,她本不想回家,最爱她的爷爷在上一年离开后,若非奶奶还在那个老旧的屋子里,她对那个装点得金碧辉煌的,充满吵闹的,冷漠如冰一般的家早已没有了感情。

从A市再坐三个小的车程,就到了那个爸爸强行让她回,而她不想回的家。

在A市的大街小巷游荡着,西子偶尔看见几个门上写着招工的广告,要的却都是长期工,西子失望了。

“吃不够火锅城,名字还不错,火锅城应该是会在寒假急需劳动力的吧!”西子自言自语着,走近了它。

“看吧,果然在招工,功夫不负有心人呀!”西子兴奋了。

见过经理,经过简单的面试,西子入职了,经理说,休息一下,三点之后上班。

三点时,西子准时来到店里,西子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她热情地和大家打招呼,虽然几乎都不认识!

那边门口是瘦瘦高高,长相精致的枫子,一个拥有明星长相的男生。

“这个人是个傻子吧!”枫子看着热情打招呼的西子,自言自语着。

晚上,西子路过厨房时,遇见了枫子,那是西子第一次看到枫子,“也太好看了吧!”西子在心里默默感叹着,“要是我的男朋友也是这么好看的人,该多好呀,模特的身材,精致的面容,天哪!”而枫子仿佛是什么也没有看到,淡淡地走了过去!西子伸出来的,和新同事打招呼的小手也尴尬地停留在了空气里!“是呀,我的样子,扔在人群里,立马被淹没得无影无踪的样子,当然会被人家当空气了,可也未免有些不礼貌吧!”西子在心里捣鼓着。

早饭时,西子对所有人打了招呼,只有枫子是例外。西子还认识了一个年龄相仿的好朋友,慧子,慧子真的是人如其名,长相聪慧伶俐,温婉动人,性格也温柔大方,恬淡安静。慧子是A市职业高中高三的学生,假期正好空闲,所以出来打工。

西子听兰子,一位带他的师傅说,枫子的却是这里最好看的,喜爱干净,就是喜欢各种偷懒,来这里也很长时间了。

有一次,西子默默走着,思考者一些什么,竟撞上了枫子。“走路不看路的嘛?是傻子嘛?”枫子嘲讽西子。“你才是傻子呢,而且是一个没有礼貌的傻子。”西子应到,却还是忍不住看了看他高耸的鼻梁,性感可爱的嘴唇。

那晚,在包间收拾餐桌的西子,又遇见了枫子。枫子把西子逼到了墙角,枫子的脸越来越贴近西子了。“你干嘛,有病吧?”西子推开了枫子,“我喜欢你呀!”枫子轻描淡写,西子心中却波涛汹涌了。

爱情的开始,是彼此的拥吻。

西子每天都会买可口的糕点,放置在柜子里,而吃糕点的人却是枫子。

慧子提醒西子,远离枫子。而西子呢,一个花痴遇见了一个拥有神颜的公子,即使是花花公子,西子也愿意赴汤蹈火吧!

其实,西子虽然外表热情活泼,内心却是孤寂冷漠的,她不相信任何人,自己之外。西子也并非真的喜欢枫子,只是西子知道,自己离心里的那个人太过遥远,虽然西子也在努力靠近自己心中的那个人。但是,西子知道,现在的她还不懂的如何去爱一个人,去照顾一个人,所以,西子找寻的不过是一个让自己懂爱的试验品,真假参半也无所谓了。

枫子和西子时常在下班之后,一起去吃火锅。西子会点枫子喜欢的菜,而枫子则点西子喜欢的菜,彼此说着有趣的事,倒也是一番情趣!西子和枫子,一直都是AA制。

不过,每一次,西子请求枫子陪她逛街,枫子都会拒绝,西子对枫子说:“不用你给我买什么东西,我自己买,你只需要陪着我就行,可以吗?”枫子总会说,今天有朋友,今天有事,今天很忙……

西子一个人看电影的晚上,枫子和玲子一起去喝酒了……玲子很晚才回来。玲子是枫子的红颜知己,是执桢的梦中情人,是店里业务能力极强的侍应生,是众人夸赞的好女孩,是19岁已在社会闯荡多年得成熟大姐姐。虽然玲子已经有了男朋友,执桢却时时跟随其后,为玲子做所有他能帮忙的事。而玲子每次都不会领情,争吵是时常的事情。玲子喜欢和枫子在一起,西子曾见过几次玲子靠着枫子,甚至扑在枫子身上的场景。不过,西子不在乎,在西子眼里,不过是一场游戏,也不必认真!

“我们可以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吗?”西子不喜欢偷偷摸摸地恋爱,西子喜欢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感觉,无论是恋爱,还是其他。她抬起小脸,在和枫子吃火锅时候,温柔地问着。

枫子沉默了,“先吃火锅,你最喜欢的手擀粉。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好吗?”枫子笑着夹起手擀粉放在了西子的碗里。

“好呀,那我明天想吃肯德基全家桶,可以陪我吗?”西子仿佛是试探的语气,似笑非笑地问着。

“emm,明天我有事,后天,后天吧,行吗?宝贝。”枫子又夹了一片手擀粉叠在之前的一片粉上。

“这是,你第十三次说后天了,而你之前说的后天都没有实现。”西子放下了餐具。

“之前不都忙嘛,行行行,明天去吃全家桶,行了吧!”枫子的语气里满是不乐意被强迫的语气。

西子想起了慧子的告诫,又看看眼前这张仿佛雕刻一般的完美的脸,想起自己的目的,重新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枫子最喜欢的香豆腐,放在了他的碗里,温柔地说:“你最喜欢的香豆腐哦!”

街灯下,光影朦胧,城市的夜空太亮,亮得即使是晴朗的并非满月的夜晚,也看不到几颗星星,即使看到了也是暗淡无神的星星,仿佛疲劳的人类的双眼,想要闭着却不得不坚持打开着。

西子和枫子在街灯下走着,影子忽而在前忽而在后,忽而长忽而短,影子的交替变换凝结了沉默的路途。

西子突然跑到前面,去踩枫子的影子。

“你踩我影子干嘛?”西子问着,伸手去抓前面的西子。

“没抓到哦,不干嘛呀!就是好玩呀!”西子敏捷地躲过枫子的手,笑着说。

“那我也踩你的影子,西子,别跑!”说着,枫子真的去踩西子的影子了。

“踩影子是为了让影子的主人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你是这个意思吗?”西子停在了枫子的眼前,笑盈盈的脸庞仿佛窗台的水仙,娇艳欲滴,天真无邪。

不知是昏暗的灯光营造的气氛,还是西子的笑容打动了枫子,枫子竟将西子推在了路灯上,枫子性感红润的嘴唇又一次靠近了西子柔软细腻的嘴唇。过往的行人,西子和枫子仿佛都看不见,听不到了。枫子将细长的手环绕过西子的背,扶在了西子的背下。

“路灯太过坚硬,靠着我的手和胳膊吧!”

枫子教西子舌吻,西子第一次的舌吻是和枫子。

西子看见一个熟悉的眼神,是玲子,玲子正在街对面望着他们,眼神里满是愤懑和妒忌。西子把枫子抱得更紧了,交叉着腿,直接挂在了枫子的身上,眼睛却看向玲子,那个现在气愤无比的,曾经陷害过一次她的女子,西子的眼神里藏是凌厉和骄傲,仿佛主权的宣誓,又仿佛游戏的胜利!

其实,西子早就知道玲子喜欢枫子,在玲子对枫子无时无刻的关心里,在玲子时不时地看向枫子的视线里,在她和枫子在一起后,不屑的眼神里。如果,没有勾陷,西子也绝不会有报复心理。

西子曾和慧子说:“喜欢一个人是另一个人的权利,只要不影响他人,都是被允许的吧!”

慧子也说:“我赞同你的说法呀,就像我喜欢我爱豆!”

“喂,西子,我今天有事,去不了肯德基了,你自己去吧!”枫子在电话里说,语气平淡,仿佛惯常。

“也的确是惯常了,早就想到的结果!”西子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

慧子悄悄对西子说:“西子,我听其他人说,枫子今天要去和一个叫玫子一起去吃午饭,我觉得你还是离开他得好,这种花花公子!”西子感恩慧子的劝说,笑了笑说:“没事儿,那是他的自由!”

西子和执桢在晚上一起去了灯会,看了各式各样,美轮美奂的花灯,有龙灯,虎灯,狮灯,牡丹灯,水仙灯,彩虹灯,桃花灯,竹林灯,仿佛进入了一个千姿百态的灯的世界,一眼望去,是一片五光十色的灯的海洋。有的灯闪耀着辉煌的光芒,金黄的、橙红的、橘黄的、紫红的……,有的灯闪烁着点点的个性的光芒,绿色的、粉色的、青色的、灰色的……

“这是A市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灯会,会延续三天,这三天里,世界各地的做灯笼的手艺人和工坊都会来到这里,展览各自精美的花灯,互相切磋技艺,彼此观摩,正好也供当地居民一抱眼福。而今年的灯会更加精彩,因为今年有评灯魁的比赛……”执桢几乎是用喊的语气,向西子讲述着这些,因为灯会场实在太过热闹,人群熙熙攘攘,太过拥挤,很可能一个回头就找不到一同前来的伙伴了。

西子和执桢挣扎着挤出了那热闹非凡的灯会场。

“你为什么约我,不约玲子呢?”西子问道。

“玲子有她男朋友,枫子对这些不感兴趣,不会带你来,我就带你来看看,你也快走了,A市的这般盛景怎能辜负呢!”执桢笑着答。

“谢谢啊!”西子认真地说!

“我想去那边河边看看,陪我去吗?”西子望向执桢。

“好呀,不过河边也没什么好风景,比较凄凉,还有一些冷风。”执桢说到。

西子想起,那天在枫子身上闻到一股潮湿的气味,还有枫子微湿的鞋子。北方的城市,一月里,只有微微化开的河边才会在冷风的侵袭下,给人这种潮湿的滋味吧。

西子也想起,今天约枫子一起去看灯会,枫子说:“灯会有什么好看的,不去了,我今晚还有事呢!宝贝,明天带一个精巧得花灯给你。”

西子没有回答,只是想,若不去灯会,你哪里来的花灯带给我呢?

一阵刺骨的寒风将西子拉回了现实,北方的一月依旧寒冷。

西子四下观望着,仿佛在搜寻这什么。执桢静静地跟在她的后面,一言不发。

星星映在消融的冰面上,仿佛一颗一颗在河流的深处闪耀着,这里,确实比较偏了,连星空都可以看的见了,还可以看见那白练一般的银河,横亘在夜空之中,夜空是那么遥远,那么广阔,那么深沉,一颗一颗星闪耀在夜空里,或光芒耀眼,或光芒微弱,或一颗独立,或几颗连线……

“很多星空裙的灵感应该就源于此吧,精美的深蓝绸缎点布着一粒粒璀璨的钻石。”西子望着星空,自言自语到。

“星空裙?拿整个星空做裙子?”执桢疑惑到。

“没什么,执桢,没什么了,我们回去吧!”西子似乎有些失望又有些喜悦。

西子和执桢沉默着,往来时的方向走,却是另一条路。路过一辆车,设计学院养成的敏锐的目光让西子仿佛看到了写什么。

车里是枫子正在和一个,对她而言陌生的人,缠绵悱恻着。“是玫子吧!”西子淡笑着,没有停留,径直向前走去,看一眼车的标识,是劳斯莱斯。

“果然,我终于明白,工资不高的他,除了自己生活,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买了那么多游戏卡、游戏币,还有他脚上那的一双双名鞋!”西子冷笑着。

“啊,西子,你没事吧,你在说什么呀?”执桢疑惑不解地问着。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快点回去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哦哦,好的!”

清晨,冷风微抚,“是时候该结束游戏了,是时候该回家了!”西子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着。

西子向经理提交了辞职信,领了工资,收拾了行李,离开了,离开了火锅城。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虚假恋人
0

抽八块红双喜的女上司

上一篇

随笔丨凛冬杂记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