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球状闪电:沐浴科学和哲学光辉的硬核科幻

我去读刘慈欣的《球状闪电》还是因为《三体》的前言中提到了它与三体故事有关,好奇之下我就去读了,然后它带给了有无比深刻的触动。在读这本小说时我曾一次一次的抒发感想,当我打算去整理成文,却发现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球状闪电:沐浴科学和哲学光辉的硬核科幻图片发自简书App

1.叙事。

与三体不同,球状闪电没有一个真正尖锐的矛盾冲突,即便是为了营造一种紧迫氛围,小说不惜让共和国遭受战争。但是,一个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战争,一个开始的不明所以的战争,一场结束的莫名其妙的战争,从这个层面上讲,故事的矛盾冲突不够尖锐,甚至显得荒诞。当然,共和国的敌人无处不在,加上小说构思成书的时代背景,我们也许可以为战争找到合理的理由,但这影响了小说的文学艺术高度,使他不能达到三体的水平。

换个角度来讲,我有时觉得《球状闪电》的文风更像是改开前后那段时间里的新华社的报告文学,感觉这不是一部小说,而是以陈博士的口吻来讲述的他研究球状闪电的长篇纪实文学。这就引出了下面我要说的第二部分——

2.硬核科幻

我并不怎么看科幻小说,但是我喜欢科幻电影。不管是正联复联,还是星球大战,在某些鄙视链顶端的人看来,他们不算科幻。是的,中国没有优秀的科幻作家,长久以来,我们的科幻小说更像是玄幻。这让那些张口阿西莫夫闭口凡尔纳的人很不屑,好在我们有了刘慈欣。

无论如何,球状闪电都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硬核科幻。

正如刘慈欣本人所说“科幻的真正魅力在于创造一个想像中的事物(《2001:太空漫游》中的独石)或世界(《与拉玛相会》中的飞船),这种想像的创造物,在过去和现在都不存在,在未来也不太可能存在”。

是的,大刘不仅仅是使用球状闪电,还设置了一整套自圆其说的“宏电子-宏原子”理论,不仅如此,衍生品还包括球状闪电武器的应用,甚至包括一个与球状闪电关系不大的寻找龙卷风“卵”的气象理论(武器)。硬核吧?这不是在胸口放个灯就能穿上机械外骨骼四处乱飞,也不是被闪电劈一下就能跑的比谁都快,这个故事有一套属于作家的“科学”理论,成体系,有应用,绝对硬核。

3.哲学

“要告诉大家现代物理学所描述的宇宙图像:宇宙是几何的而不是物理的。...换句话说,宇宙中除了空间之外什么都没有”——刘慈欣与其说是一个作家,不如说是一个哲学家,偏偏他用哲学解释物理学的时候,又常常是准确的,这就很可怕了

物理学和哲学天然相辅相成,很多物理学家都有哲学博士学位,而物理学的各种发现就是各种哲学思潮的有力注脚。优秀的文学作品都会在成文里加入作者的各种观念,比如海明威的“人可以被击倒但不可以被打败”,“我手写我口”的文学理念古今中外一以贯之。球状闪电通篇都是各种哲学理念自然流露,比如“知道你们失败在什么地方吗?你们不是想得不够复杂,而是想得不够简单”。而球状闪电最硬核的一点不是“宏电子—宏原子”的假想科学体系,而是对人类灵魂的物理学假想:

“换句话说,在与宏电子发生物质波共振后,每一块芯片也转化成了宏量子,它们处于不确定状态”...“是的,还有人,所有死于球状闪电的人,都处于量子态,严格地说他们并没有真正死去,他们都是薛定谔的猫,在不确定中同时处于生和死两种状态。”成功的科幻小说的特点在于,就算你明明知道这样的理论很荒谬,但是,人家就是能自圆其说。用波粒二象性解释鬼魂,真是天才的想法

是的,我把这一段归于哲学,因为这不应该是真正的科学所讨论的问题和思路。

4.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在小说的后记中,作者讲述了他怎么样近距离观察球状闪电,又是后来如何构思并完成了这部小说的。

想象一下,在作者在看到闪电之后,是怎样的一个念念不忘,几年里不停的有文章中的那些观点冒出火花,最后几经锤炼琢磨终于完成了这部小说。

球状闪电:沐浴科学和哲学光辉的硬核科幻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不同的,科幻小说里嬉笑怒骂的文学技法并没有各类爽文那么有用,除了深厚的科学素养,还要有能创造出科普之外延展,而科学的内涵是那样的宽广,所以其实优秀的科幻小说更应该是文章天成,而刘慈欣则是那只生花妙手。

5.林云

林云是故事的女主,是真正推动故事发展的那一个。

作为军人,林云并不合格。她不重视组织原则,甚至不在乎道德约束,小说里说“林云的道德约束比我要少得多,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不择手段。”这也是为什么最终她会无视整个部队领导层的反对,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完成宏原子聚变实验的原因。结果就是小半个中国因此失去了所有电子元件而退回到农耕文明。

正如三体里的维德。林云也一个“不惜一切前进”的人,一个注定会成功的人。

6.量子玫瑰

“我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蓝色玫瑰,但知道它在那里就够了。有时夜深人静,我就将水晶花瓶移到窗前,然后背对着它站着,这时我往往能闻到飘渺的花香,就知道它肯定已经在那里了,心灵的眼睛能看清它的每一个细节。我用心抚摸着它的每一个花瓣,看它在来自窗外的夜风中微微摇曳……它是一朵我只能用心来看的花。”

球状闪电:沐浴科学和哲学光辉的硬核科幻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学对于没好东西的逝去总喜欢用曲笔去美化,让人读出一点慰藉,鲁迅用过,大刘也用。“量子玫瑰”很美好的名字,一个看不到测不准的艺术品,怀念逝去的女主,把科幻小说的文学水准也提升了一个层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球状闪电:沐浴科学和哲学光辉的硬核科幻
0

浓郁的蓝

上一篇

《猎人笔记》读后感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优贝折扣商城”
领优惠券